监狱人民警察印象

——“雷管教”与5名顽危犯的故事

时间:2019-08-05信息来源:监狱信息网作者:云南省大理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 杨如旺 云南省大理监狱教育改造科科长杨家俊

题记

2019年2月下旬,司法部开始对全国监狱分批开展驻在式检查,旨在全面了解全国监狱工作实际情况,进而寻找监狱改革发展路径。前几天,

我接到写一篇报告文学的任务,要求围绕践行“五大改造”转化顽危分子的1个典型人物先进事迹。雷黎明教导员一下子就进入了我的取材范围(大家都喜欢叫他雷管教),因为,他如一股流动的正能量,始终流向一个正确的方向,而我认识他也是从转化顽危分子开始的……在动笔之前,我在监区备勤室约见了他三个晚上,一直到深夜……

??

无悔的选择

带着对雷黎明的了解和他的自我介绍,笔者查阅了仅有的两本大理监狱志、与雷黎明有关的顽危犯教育专档和近几年监狱发的表彰文件,进行了多方考证,寻找到关于雷黎明教导员与5名顽危犯的故事......

1992年7月,雷黎明从云南省司法警官学校毕业后分配到云南省第十六劳改支队(大理监狱的前身)工作,当时的监狱地处鹤庆县黄坪乡,交通闭塞,气候炎热,环境的艰苦不言而喻,他和当时的警校毕业生一样,真正认识和了解监狱也是在工作之后才开始的,他在思想上也经历了从深入认识——感觉艰辛——产生动摇——坚定信念立志监狱事业的过程。在这期间,雷黎明由一名普通的监狱人民警察成长为监狱中层领导,并于2001年6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云南省大理监狱始建于1951年9月,原址鹤庆县姜寅坝,东距黄坪乡政府驻地2.5公里,北距鹤庆县城83公里,南距大理市103公里,有耕地3660亩,当时年平均押犯在700名左右,企业名称是云南省姜寅农场,主要从事农业生产以种植甘蔗、水稻、柑桔为主,是一个典型的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的监狱,那里环境偏僻,气候炎热、交通闭塞,监管设施和警察住宿及办公条件都很差。他来自农村,从小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习惯,工作之初,由于没有什么负担,加之血气方刚,凭着能吃苦的冲劲虚心向老前辈学习的同时和老前辈一起起早贪黑地工作。由于当时监狱主要从事农业生产,加之国家对监狱经费没有全额保障,监狱经济较为困难,有时警察职工发工资都成问题,也就在这个时期,监狱组建了工程队到大理市凤仪镇来找出路,他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工程队的环境极为艰苦,一些警察由于吃不了苦,申请调回了本部,在开拓创新的监狱领导班子的带领下,云南省大理监狱是云南监狱第一家实现从边远地区向城市边缘整体转移的监狱,监狱实现了从农村监狱向城市监狱的转变,他既是创业者也是监狱发展的见证者。

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是惩罚和改造罪犯的场所,为了改造好罪犯,维护国家的平安和谐,需要我们监狱人民警察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他常说:“当初我既然选择了你,那我就要不断深入的爱上你。”有人说:“忠诚源于热爱,没有真诚和炽热的爱,就谈不上忠诚。”监狱事业——既然我选择了你,我就应该忠诚于你并为你而奋斗终生。

2002年8月的一天,雷黎明和几个要好的同学在一起聚餐,期间更多话题谈工作谈家庭,其中一个同学了解到他这份工作的艰辛,每天都起早贪黑,基本没有什么周末和节假日,有点“能力”的朋友也建议过要帮助他调离监狱,那个时期他的思想上??和和上级也有过徘徊——是走还是留。他回顾几年来的艰辛工作,通过摸爬滚打,在工作上已能得心应手,算是成了行家里手,加之认为在警校就是学习监狱管理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通过思想斗争,他更加下定了为监狱事业而奋斗终生的决心,后来他通过对党的知识的学习,志愿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他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就更要在人民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勇挑重担,理应对党绝对忠诚,?监狱工作需要我,监狱就是我扎根的土壤。

在谈到节假日时,我好像伤他太深,话匣子还没到深处,他不顾同事颜面,眼泪夺眶而出。我不断地递手纸给他,此时我真的有点束手无策,又似乎有一些尴尬......大约10分钟,我们什么也没有交谈,但可以肯定的是,监狱值班、管理教育罪犯占据他的节假日。

接着,他开口了,“家俊,每逢佳节倍思亲啊,在传统佳节,我也想回家与家人团聚,和朋友聚一聚,但监狱的安全稳定更需要啊,我工作的前18年中,回家过节的日子,我至今还历历在目,那回家的感觉,就像范进中举一般,仅在结婚时和家人在一起过一个春节,其它的春节,都在监内值班——组织罪犯过节,组织文体活动,还有就是牵挂着我的“三包”。为了监狱的安全稳定,为了社会的平安和谐,守住一方平安我的心才安。”

为了实现“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监狱工作方针,培养自己对党的忠诚意识,成为一名党性强、素质高、公正清廉、纪律严明、业务精通、作风优良、信念坚定的高素质的监狱人民警察,他下大力气学习法律、监管改造等方面的业务知识,给同事的印象是一名喜欢学习、知识丰富、爱动脑筋,忠诚于党、有敬业奉献精神的监狱人民警察。

他常说:“?成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是我无悔的选择。”在惩罚与改造罪犯的道路上,他,能把握政策导向,看清目前监管严峻形势,准确研判狱犯情,对罪犯教育做到因人施策、一人一策。

依法管理教育罪犯,规范执法、公正执法,高标准、严要求,是国家对监狱人民警察的执法要求,有时候我们的工作真是如履薄冰,但必须牢固树立安全稳定首位意识,践行改造宗旨,为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积极探索新方法和新举措。这些,似乎成了他的座右铭。

??

好学的“雷管教”

同事们都喜欢叫他“雷管教”,雷黎明善于研究,喜欢学习,长期以来虽然职务变更担任了教导员,但同事们和罪犯都习惯叫他“雷管教”。有多名顽固不化的罪犯在他的教育引导下,似乎吃了仙丹妙药,短时期内改造动力大增,他因此获得了很多殊荣。

这源于他长期以来,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扎根监狱监区基层一线,不断探索实践教育改造的新方法、新路子,注重理论调研,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成为了改造罪犯的行家里手。也因此在2001年、2006年、2008年、2013、2014年五次被云南省监狱管理局评为省级个别教育能手,2003年、2011年、2012年、2014年、2018年五次被云南省监狱管理局评为省级特殊学校优秀教师,2009年被云南省监狱管理局评为云南监狱系统教育改造工作先进个人。在各类报纸上登出的文章就不必说了,他的论文《罪犯危险性评估》、《浅议改造质量评估体系》、《监狱警察革命化、正规化、专业化建设》、《如何构建监狱警察和谐人际关系》等获得云南省监狱学会优秀论文二、三等奖。

关于对罪犯的思想教育,他和我谈了近两个小时,不经意间我已记录了5张信笺纸的内容。

认清对罪犯开展思想教育的重要性和艰巨性。雷黎明充分认识到对罪犯的思想教育很重要,但难度大,见效慢,需循序渐进,更需要找准教育的切入点。在对罪犯进行思想教育的过程中,多数罪犯往往存在抵触和逃避心理,对多数罪犯而言,具有被动性。对罪犯进行思想教育,是教育改造罪犯的核心工作,目的是破除罪犯原有的犯罪思想、思维模式和恶习,重新构建合理的心理认知行为模式,这是思想教育的矫治性。思想教育是转变罪犯犯罪思想,矫正不良恶习,使其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的,把绝大多数罪犯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守法公民的一个重要途径。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更不要说是改造成年罪犯,罪犯之所以走上犯罪的道路,有多方面的原因,但罪犯个人原因是主要的。多数罪犯好逸恶劳思想严重,无劳动技能,存在不劳而获,企图通过捷径“快速致富”过“上等人”的日子,缺乏诚信意识,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一部分罪犯的改造。如果不解决这部分罪犯的思想问题,其回归社会后,重新犯罪的可能性很大,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开展思想教育,改变意识形态,彻底解决罪犯心灵深处的问题。

抓住重点,创新教育内容。常言道:“育人为本,德育为先”,雷黎明把视野放在传承传统文化、弘扬传统道德方面,通过分析,不断总结经验,不少罪犯传统道德缺失是走上犯罪根本原因,为了充分发挥好监狱对罪犯的行为养成和再塑功能,自2008年起,雷黎明加大传统道德教育力度。一方面,他在本监区内制作了《弟子规》喷绘宣传栏,用监狱文化来感染教育罪犯。另一方面,他采用多种形式来对所在监区罪犯开展《弟子规》教育。他亲自给罪犯解读《弟子规》。在每年监区制定罪犯文体活动计划中,安排不少于两次的《弟子规》背诵比赛和心得体会交流会,通过一系列的文化活动,促使罪犯学会和传承传统道德,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并逐步矫正不良的道德观念。

雷黎明喜欢看心理学的书籍,学以致用,把心理学相关知识运用到教育改造罪犯中。他在1998年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排其参加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在中央司法警官学院举办的“全国监狱交流心理矫治专业培训班”的学习。回单位后他更注重心理学知识矫治罪犯,擅长心理测量,注重结果运用。

2011年5月,雷黎明参加扬州大学组织的三级心理咨询师学习,并通过考试取得资格证书。

学习回单位后,他更加重视罪犯的心理健康和人格完善。大力在罪犯中开展心理健康教育,普及心理卫生知识,通过心理健康教育让罪犯认识到心理健康是相对的,不健康心理通过调适、咨询或治疗可以转变为健康心理,消除罪犯在认识上的误区。通过量表测试结果反馈让罪犯认识到自身存在的不良人格和不健康的心理问题,让罪犯把学到的心理健康知识运用到自我调适和自我完善中去,并能主动预约警察咨询,增强罪犯改造的主动性。

??

那三个危险犯

在管理教育罪犯中,他对重点罪犯的管理教育自己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办法,特别是对那些因各种原因被排查出列为顽危犯罪犯的管理教育。

对顽危犯的教育转化工作,雷黎明在一人一策的基础上,重视把心理咨询和行为矫治结合起来,对不同改造阶段存在不同问题的罪犯人身危险程度、心理健康状况、思想认识情况和改造行为特征进行动态分析和评定,做到“对症下药”。

近年来,他又积极探索循证矫正工作,并运用到实践中以提升转化效果。

喜欢做试验,善于动脑筋解决问题是雷黎明的又一个特点。

据说,雷黎明还是“修理行业”的行家里手,八、九十年代的电器、钟表和机械他都能维修,后因忙于工作他才放弃了他的业余爱好。在工作中也是这样,学以致用,善于研究,爱动脑筋,这是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他结合发展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及行为心理学有关理论分析认为,人的个性心理、人格特质和行为模式一旦形成,就具有相对的稳定性,在短时间内一般不易改变,基于这一认识,他作出过总结。

1.顽固犯和危险犯在人格心理特征、行为方式以及思维意识等方面与其他罪犯存在固有的差异性。顽固罪犯一般存在人格不良,而危险罪犯存在心理问题的情况较为突出,如罪犯字选择。

2.顽固犯和危险犯的这些差异性能通过心理测试量表反映出来,为我们改造罪犯提供了参考依据,从而做到防患于未然。如,曾实施自伤自残的罪犯张某某(COPA测试结果为自伤自残或自杀高危人群)。

3.顽固犯和危险犯一般都存在人格不良和心理不健康状况。

4.从罪犯收监之日起,通过入监甄别和初期评估,排查出罪犯当中的顽固犯和危险犯,为超前防范,制定和实施个性化的教育改造方案提供依据和参考,从而稳定改造秩序。

“雷管教”成功对三名存在自杀未遂的罪犯进行了心理危机干预和转化教育。

罪犯陈五德(化名),男,24岁,汉族,小学文化,未婚,云南省祥云县云南驿镇人,因盗窃罪、抢劫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刑十二年,2005年12月25日入监,2006年1月20日下队到一监区改造,2006年1月31日早6时30分许起床前,该犯在监内号室自己床上,用刮胡刀片实施割左手腕自杀(当时罪犯可以用刮胡刀,现已禁用),监区及时发现后,送大理州医院抢救治疗方脱离危险,陈犯自杀未遂,后转入监狱医院治疗。康复后回监区改造,该犯仍然情绪低落,沉默寡言,不愿与同改交流,从谈话中了解到该犯更加自卑,陈犯认为同改们更加看不起自己了,不愿意别人谈论并害怕与其讨论自杀问题。据分析,该犯仍然存在再次自杀的危险。雷黎明通过与该犯及该犯在其他监区的同案犯谈话、查阅档案等手段,详细了解和分析出该犯的自杀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其在社会上长期吸毒,不听父母管教,家人对其较为失望,所以,入监后,家人一直没有来监狱会见该犯,加之因过春节,该犯思亲念家情绪较为强烈,其他罪犯有家人会见,该犯没有,平时该犯较为好面子,认为面子比生命还重要,正如陈犯思想汇报中写道:“我是孤魂野鬼一个,其他人有人来“上坟”,我没有”。另一方面是该犯有脱逃流窜史,入监后,因长期流窜社会,过惯了无拘无束的生活,不适应监狱严格的监规纪律约束。下队后,该犯一直想伺机脱逃,其所在监区虽然是大墙外劳动监区,但因互监制度落实到位,警察管控严格,陈犯认为脱逃无望,只有采取自杀才能解决问题。再者,下队初期,监区所从事的是红砖生产的体力劳动,该犯长期流窜社会,无体力劳动经历,下队后在劳动上不能适应,存在惧怕劳动、怕苦怕累的思想。

出院回监后,对陈犯安排了劳动强度相对小且便于包夹管控的劳动改造岗位,但该犯常沉默寡言,不愿与同犯交流,在劳动中常常偷窥警察,据分析该犯仍存在较大的脱逃和自杀危险。监区将其列为脱逃和自杀危险罪犯进行教育转化,雷黎明结合该犯的家庭情况和思想状况,认为该犯因罪重刑长,存在对前途悲观失望的心理,加之家人自其被捕后一直没有来会见,该犯认为家人已抛弃了他,且在其他罪犯面前很没有面子,其自尊心受到伤害。因此对其实施转化的第一步就是修复该犯的社会支持系统关系,帮助该犯找回亲情,雷黎明联系了陈犯住地派出所和村公所,与陈五德的父母取得了联系,其母亲说:“他们已当没有他这个儿子了,陈五德入监前就不听父母的话,长期吸毒且不回家,他们对陈五德早就不报希望了。”在做通陈犯父母的思想工作后,父母来监狱会见了陈五德,在会见中,监区与陈犯家属签订帮教协议,家属极不情愿地,多方劝说,最后勉强同意每年来监狱看望陈犯两次,要求陈犯向家属通电话或书信联系至少每年一次,半年后,监区请求家属来监狱帮教,家属第二次到监狱看望了陈犯,从而减少了陈五德的思亲念家情绪,逐渐打消了家人不要自己的思想,其社会支持系统逐步得到修复。改造中期,监区安排陈五德参加劳动强度一般的拉坯劳动,让陈犯逐步适应。这期间,教育过程中不断肯定陈犯所取得的成绩,加强对陈犯的鼓励教育,鼓励其进一步努力,争取担任组长,陈犯也保证一定做到。后来,该犯还主动要求将其调整到劳动强度相对较大的出窑岗位改造。在陈犯后续的转化教育中,通过政策形势和法律知识的教育,以及同改获得减刑、假释的案例教育,陈犯认清了改造方向,认识到只有积极改造,争取减刑,才是正确的出路。

随着该犯在劳动上的逐步适应,雷黎明对陈犯不断教育鼓励,陈犯年末还担任了生产组长,在思想汇报中说:“我将积极面对改造中困难,克服一切压力,早日回归社会。”

罪犯郭涛(化名)(运输毒品罪,15年刑,刑期从2005年4月29日起至2020年4月28日止,盈江县油松岭乡人)在看守所关押近两年后送至大理监狱服刑,自感罪重刑长,刑期思想包袱重,在社会上未参加过体力劳动,长期吸毒身体素质差,入监初期,在劳动上较为吃力,自感无法适应劳动,并认为自己已经29岁了,出去就快40岁,家庭经济情况差,难以成家,因而对前途悲观失望。郭犯性格内向,心胸狭窄,常与同改发生小的摩擦和冲突,不善于交流宣泄。后通过心理测试发现陈犯心理问题较为严重,在对其进行针对性的疏导教育中,陈犯向雷黎明流露其在今年的3月、4月间两次有自杀的念头,但该犯一方面是害怕死亡;另一方面是害怕自杀不成功同改会更加看不起和笑话自己,所以一直下不了决心实施自杀。针对郭犯的情况,雷黎明以郭犯在改造中的心态、行为特征及现实表现为主,结合其原犯罪性质、刑期长短、社会经历及恶习程度,以及家庭和社会环境等因素进行客观、综合分析,按照危险犯认定标准,提交监区教育改造工作例会讨论,将郭犯确定为危险犯进行转化,并把自己确定为责任警察。

在接下来教育转化郭犯的日子里,雷黎明展开对郭犯的谈话教育,首先从了解其个人基本情况、犯罪原因、生活经历和个性特点及目前改造中的现实问题入手。了解到郭犯家庭经济情况较差,当地经济状况差,当地毒品较为泛滥,其染上毒瘾,无经济来源,这么大的年龄还一事无成,此次犯罪是因为听说别人运毒富裕了而心理失衡,铤而走险实施运输毒品犯罪被抓获而投入改造,投改后因其在社会上养成好逸恶劳的习惯,因而在劳动上难以适应,自认为监区劳动强度大,根本不可能适应,因而对前途悲观失望。雷黎明确定为郭犯的教育责任警察后,结合郭犯现实改造表现以及矫治需要,选择用16PF量表对郭犯进行心理测试。从测试结果看,陈犯存在情绪极不稳定,生性多疑,与人相处斤斤计较、心胸狭窄、遇事固执己见的不良人格特征,有自杀倾向。结合现实改造表现分析和其自述不想活了,郭犯确实存在企图自杀的思想,雷黎明及时联系监狱心理咨询中心对其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并落实好对郭犯的包夹控制措施,同时制定了五步转化攻坚计划。即,第一步,注重思想政治教育与监管改造紧密结合,对郭犯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生观教育,让郭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同时在管理上严格落实513制度,做到不脱管、不失控,时刻纳入管理警察的视线,处处做到重点防范。第二步,注重劳动改造。在劳动上安排郭犯到相对轻松且利于管控的岗位,让郭犯逐步过好劳动关,打消其惧怕劳动,担心不能适应劳动的思想,逐步养成良好的劳动习惯。第三步,发挥教育改造攻心治本作用。加强对郭犯的引导教育,让郭犯加强与同改的沟通交流,学会与同改相处,做到宽容别人,正确处理好与同改之间的关系。同时,对郭犯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引导郭犯主动申请心理咨询,寻求心理帮助。第四步,亲情帮教介入,让其感受到家庭亲情的温暖。因其家庭经济困难,家距大理监狱有500余公里,且交通不便,家人来看望郭犯路途遥远,引导郭犯通过书信和电话加强与家人的沟通交流,感受亲情。第五,引导郭犯制定改造规划。教育引导郭犯树立“把刑期当学期”的理念,争取在改造中习得一技之长,新生后照样凭借一技之长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于是,郭犯树立了改造信心,彻底打消自杀思想,能够认罪服法,遵守纪律,服从管理教育,积极完成劳动任务,个人思想稳定。现已通过减刑回归社会。

罪犯字选择(化名),男,18岁,彝族,小学文化,未婚,云南省鹤庆县六合乡人,因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系未成年人犯罪被减轻处罚),2015年11月16日送至大理监狱服刑,后分流下队到一监区改造。下队后,监区发现字犯自卑心理较重,改造中常常一个人沉默寡言,不愿意与同改交流,有时还会自言自语,行为反常,长期完不成生产劳动任务,从谈话中了解到:该犯因犯强奸罪被判刑(罪犯中有看不起性犯罪罪犯的倾向),受到同改的歧视,字犯认为同改都看不起自己,加之其年龄相对较小,在社会上没有进行过很好的劳动锻炼,下队后对生产劳动不能适应,再者,字犯认为其强奸的对象系邻居小女孩,即便其刑满释放,他回去也无法面对受害人家属和当地的父老乡亲,长期以来情绪较为悲观,存在以死来达到自我解脱的思想,字犯说他真的是不想活了。针对字犯存在悲观绝望企图自杀的心理倾向,监区将其列为自杀危险罪犯指定由雷黎明负责对其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和教育转化。随后,雷黎明通过查阅罪犯档案,开展谈话教育,进一步了解到:字犯父母均为残疾人,父亲残疾且长期卧病在床、母亲肢残行动不便,家庭经济状况较差,字犯和从小家人都受到乡邻的关心和照顾,字犯养成了自卑心理,从小性格内向。2015年7月16日21时30分许,字犯窜至本村绞某某(幼女)家中,采用捂嘴殴打等手段,将绞某某抱到卧室的床上,强行进行了奸污。入狱后,字犯父母一直没来看该犯,字犯一方面认为自己被家人抛弃,另一方面,其家庭长期受到乡邻的接济,但其犯罪行为却伤害了乡邻,其反复想到犯罪行为给乡邻造成的伤害,加之其自认为自己是犯了见不得人的罪,自己担心出去后受害人亲属会报复自己,会受到别人的歧视,其想到即使刑满了,出去也无法面对受害者、亲人和父老乡亲,自己将无法生存,只有死才是其最好的解脱办法。

情况掌握清楚后,雷黎明作出了一些思考,借助心理测试量表,来测查字犯的心理健康问题和个性特征。

2016年6月12日其对字犯用SCL-90量表测试,存在强迫症状2分,抑郁2分,焦虑2.5分,人际关系2.3分四个阳性项目数,因存在焦虑和抑郁问题。后经SDS测试结果标准分:77分,诊断为重度抑郁。SAS测试结果标准分:65分,诊断为中度焦虑。加之从字犯的主诉情况看,其觉得无法面对受害者和周围邻居,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感觉生活已没有什么意义,对什么事都不感兴趣,情绪低落,长期失眠、噩梦、头痛、乏力等情况。综合分析认为字犯存在严重心理问题,SDS结果为重度抑郁,自杀心理确实存在,于是,制定了对字犯的转化教育方案。引导字犯积极配合,对其进行心理咨询,同时帮助其找回亲情,消除思想包袱。

雷黎明在每月对字犯开展2次心理咨询的同时,积极帮助字犯建立社会支持系统。雷黎明首先通过当地派出所与字犯母亲取得了联系,告之其母字犯的改造情况和字犯因对自身犯罪自责和好面子,无法面对父老乡亲从而产生了自杀心理,求得她的配合和支持,后组织字犯与其母拨打了亲情电话,由于其父卧病在床,其母因腿部残疾无法来看望字犯,母亲安慰字犯等其哥哥打工回来,让字犯的哥哥来监狱看望字犯。

在雷黎明的谈话记录本中这样写道:“世界这么大,出狱后你并非一定要回到家乡才能生活,只要自己能吃苦耐劳,在那里都能生活......”。字犯打消了担心回归社会后无法面对父老乡亲的思想顾虑。后由其母与受害者家属进行了沟通,受害者家属给字犯写来了谅解信,信上说:“由于你还是一个孩子(犯罪时字犯未成年),我们是邻居,我愿意原谅你,希望你能好好改造,早日回来大家一起生活,我们愿意接纳你。”这封信给字犯增添了很大的动力。在字犯的教育转化期间,雷黎明找过3次字犯的分队责任警察,并对字犯的矫治策略进行了交流,结合字犯心理特点,在管理上采取相应策略和措施,提示分队责任警察要注意发现字犯的闪光点并加以表扬,让字犯逐渐树立起生活和改造的信心。

在干预转化教育期间,对字犯进行了两次心理测试结果对比。从结果看,字犯心理健康正常。从劳动改造来看,字犯正常适应改造生活。

那些顽固不化的罪犯,遇上雷黎明,不用半年,总能脱胎换骨。谈起这些人,说起那些事,他总是记得清清楚楚。

??

那个惧怕劳动的杨元红(化名)

2017年,雷黎明负责对五监区的顽固罪犯杨元红的教育转化,罪犯杨元红(男,现年19岁,白族,小学文化,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刑期自2015年1月12日起至2021年1月11日止,洱源县三营镇人)进行挂牌攻坚转化,雷黎明通过查阅档案,了解到,杨犯小学未毕业就流窜社会,长期不归家,缺乏家庭管教,生活无规律,长年以盗窃为生,在外常饥一顿饱一顿,身体素质差,成年后行为养成差,恶习较深,无劳动习惯,存在惧怕劳动的心理,经常逃避学习,入监后不习惯监规纪律的管束,不能与同改正常交流,常因改造琐事与同改发生矛盾冲突,下队后因抗拒劳动改造,受禁闭处罚7天,后将其列为顽固罪犯实施挂牌攻坚转化,雷黎明主动承担了杨犯的转化教育攻坚任务。

针对杨犯的思想及现实改造表现,雷黎明先是制定出攻坚计划,然后按计划边实施边调整。期间,他主动联系我,要求和他一起开展一次团体辅导。让杨犯参加监区团体辅导活动,团辅的主题我记得很清楚,是“拥有与丧失”,目的是澄清个人价值观。活动开始前,雷黎明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开始了,每人发一张练习用纸,由我安排参加活动的罪犯想一想个人生活中什么最重要,依次写下来,并思考为什么这样写。写好后,在组内交流分享,然后逐项删除成员,每删一项,就交流一遍。活动结束后,杨犯主动澄清自己的价值观,在丧失练习中更懂得珍惜拥有,懂得珍惜当下的状况,哪怕是劳动改造,并保证对生产劳动不再有惧怕心理。

雷黎明作为监区教导员,他与杨犯的分监区警察进行了沟通,多方配合杨犯进行犯因分析,在肯定该犯取得成绩的同时,指出其自身仍然存在的不足,增强杨犯自我改造信心和决心,让犯逐步增强了生活适应能力和劳动能力,进一步提升劳动技能。

另一方面是确立对杨犯开展思想改造,有目的地对杨犯加强法制、道德教育,引导杨犯树立正确的法制观念和道德观念,并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导向,对其开展以公民道德、个人品德、家庭美德为主要内容的道德教育。加强对杨犯的“三观”教育及劳动目的意义教育,让杨犯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认识到劳动是其生存的前提条件和唯一正确的手段。有了这些素材,雷黎明认真撰写了一篇教案,对全监区罪犯开展了教育。同时,加强对杨犯的劳动改造,强化劳动锻炼,通过劳动矫正,让杨犯实现自我改造,真正使其从社会的垃圾和蛀虫,变成社会的建设者,消除不劳而获的思想,以促进社会和谐和稳定。

转化教育初期,因杨犯身体素质差,在劳动上较为吃力,一方面,监区安排其劳动强度相对较小的岗位劳动,并给该犯定了一个适应期,适应期间允许杨犯报告责任警察在指定位置休息5分钟。通过适应性劳动岗位学习,杨犯做到了在劳动上适应,惧怕劳动的心理逐步消除了。另一方面,监区积极与其家人取得联系,告之家人杨犯的改造情况,要求家人积极开展亲情帮教,配合监区做好对杨犯的教育改造工作,后其父母到监狱会见并签订了帮教协议,在帮助杨犯找回亲情的同时巩固了杨犯的社会支持系统。后对其适时开展个别教育和心理咨询,杨犯适应了改造生活。杨犯自述其在劳动上已能适应,吃得下饭,睡得着觉,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和压力,不会再发生抗拒劳动或违规违纪了,其决心安心积极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回归社会。

当提到顽危犯转化教育的时候,我一点也插不上嘴,他总是翻出一些心理测试结果,什么SCL-90、COPA—PA、16PF、EPQ、SAS、SDS等等的量表测试结果作为证据,对这些量表的运用都讲得头头是道。

教育改造罪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工作精神,和他旺盛的工作精力时时感染着他身边的每一名警察。他常说:“不让罪犯之间的矛盾过夜,是解决罪犯之间的矛盾的关键。”

因工作需要,他升任五监区党支部书记,一把手。在他的“传帮带”下,五监区的青年警察刘金云、段玉程很快就成长为监区改造罪犯的骨干力量。那天,我在罪犯心理测试室办理业务,警察刘金云正在开展入监罪犯质量评估,便问刘金云,工作业务进步大,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直言不讳地说:“雷教导对我帮助很大。”

??

那个屡犯监规的刘飞(化名)

2018年3月,雷黎明负责对四监区的顽固罪犯刘飞(男,23岁,汉族,小学文化,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刑期自2015年3月11日起至2023年3月10日止,宾川县金牛镇人)进行挂牌攻坚转化,雷黎明接到任务,向往常一样,查档案、摸线索、谈话。很快就了解了刘犯的情况,刘犯小时父母离异,在其3岁至12岁期间,其母带其到四川以打零工为生,因对刘犯疏于管教,成年后行为习惯养成差,恶习较深,父母又复婚,但与其父无感情,在服刑过程中刘犯曾申请过法律咨询。咨询如何解除与其父的父子关系问题。入监一年多,该犯仍然监规纪律意识淡薄,改造上我行我素行为时有发生,对其父存在敌对心理,且偶有对抗警察管理的情况发生,改造表现较差。经16PF心理测量结果显示,刘犯存在一定的人格缺陷,遇事较为敏感,自律性差、忧虑、烦恼自扰、紧张。SCL-90测试结果表明刘犯存在一定的心理问题。经分析认为,刘犯从小父母离异,单亲家庭长大系问题罪犯,本人主观恶习较深,屡犯监规,在改造中抗拒心理突出。

针对刘犯的情况,雷黎明制定了系统的攻坚计划,我查看过雷黎明制定的攻坚计划。从他的攻坚计划中,我看到了很多关于值得自己学习的东西。我随便就问:雷教,你在研究循证矫正?!他凭着性情地回答:“我不只在研究,有一名罪犯改造需要,我正在用循证矫正的方法在矫治他呢。”说着,就把有关循证矫正的书籍翻出2本拿给我看。

过来几分钟,他又递给我一些资料。便说,你看,罪犯刘飞的改造情况,复杂,问题多,我要将现有的和曾经用过的所有矫正方法结合起来,寻求最有效的矫治刘犯的方法,循证的过程就是整合的过程。对刘犯,首先,我在采集基本信息的基础上,通过半开放式面谈和结构性面谈,对其展开犯因性分析,我配合刘犯帮助他查找出他自身犯罪的原因,并与刘犯一起商定出个别化改造方案。其次,通过心理测量结果反馈,让该犯认识到自身存在的不良人格问题,并进一步印证其犯罪的原因。接着,配合刘犯结合犯因分析,让其认识不足,不继进行自我完善,在这期间肯定刘犯取得成绩的同时指出其仍然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增强其自我改造信心。分析结束后,确立教育改造方法。一是危害性教育。讲清其犯罪的危害后果,通过算账法和角色换位法让其认识自身犯罪行为的危害性。二是通过循证帮助刘犯加强自我认识,找出其犯罪的主客观原因。三是通过心理测量结果反馈对比,让其看到自身进步的同时认识自身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四是引导教育。教会刘犯学会自我克制,学会容人,与人和睦相处。五是鼓励教育,巩固成果最终达到转化教育的目的。

一口气,雷黎明谈出了那么多。

“雷管教”,高!实在是高!给你点个赞。我开玩笑似的面对着他竖起大拇指。

在按计划实施教育转化的过程中,雷黎明摸排出刘犯系问题家庭中长大,社会支持系统缺乏,在教育过程中配合刘犯修复其社会支持系统,因刘犯与其父间感情差,多次联系刘犯父亲,都没有来监狱会见,后又通过其母亲做其父亲工作,且与其家人讲清利害关系后,其父与该犯加强了书信联系。去年中秋节前,监区组织开展亲情帮教活动,其父进监和刘犯见了面,因前期的书信电话沟通交流,刘犯与其父感情得到了增进,消除了对其父的不满情绪。通过采取的一系列转化措施后,刘犯改造正常。

刘犯改造正常后,雷黎明还是按照他的攻坚计划,对刘犯进行了评估。谈到效果评估时,他告诉我,从社会接纳程度看,刘犯已经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刘犯与同改的交往情况,改造表现,会见监听,以及对问题的处理方式等看,刘犯转变较大。刘犯自述症状的得到减轻,未再发生违规行为,学会冷静面对问题,能与同犯和睦相处。通过量表评估,刘犯在人格上其情绪稳定性、有恒性、自律性得到增强,其心理上的忧虑性和紧张性降低,心理问题消除,已得到转化。??

近年来,因规范化精细化管理工作的开展,他的工作越来越繁重了,但是,工作之余还写写文章,关于罪犯服刑指导的文章在《大理监狱报》、《云南监狱报》等报刊上常常见到。

学习日那天早上,在监管区门口撞见雷黎明,跟他搭话,他边走边说:“我昨天晚上瞪眼值班,回去休息一下,下午有学习日的两节课。”

?



返回原图
/